李隼 李隼为什么不是主教练 李隼暂代孔令辉主教练职务

  北京时间5月31日消息,中国乒乓球协会昨日对涉讼的女乒主教练孔令辉做出停职决定。由于正值2017世乒赛期间,总教练刘国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将由李隼暂代孔令辉的主教练职位,负责中国女队的备战事宜,自己工作重心也会向女队侧重。

  在接受采访时,刘国梁表示:“现在队伍是这样的,暂时这次比赛的时候是以李隼较量负责女线的工作,因为李隼是一个老教练,培养了很多奥运冠军和大满贯,对我们现役的国手和主要对手都非常熟悉,所以暂时由李隼来负责。”

  “同样我的工作重心本身是在全队,现在更要倾斜一些在女队这边,因为女队少了一个教练,所以在大事上,在决策上工作重心有所倾斜,另外我们球队也开了会,面对这样的突发情况和变化,大家全队众志成城,还是齐心协力,争取能把世乒赛打好,交一个圆满的答卷。”刘国梁接着说道。

  在谈到队员的情绪和状态,刘国梁直言:“我们及时跟队员做了沟通,也做了部署,毕竟比赛现在已经开始了,运动员还是全身心的投入到比赛当中,更多的关注赛场,就运动员和球队来说不会受这件事的影响,更能够让大家拧成一股绳,增加战斗力。全力以赴把世乒赛完成好。”

  至于是否要对女队的比赛做更多的场外指导,刘国梁表示还要等待抽签的情况以及时间的编排,孩子突然抽搐无意识也要根据对手的情况来考虑,最后刘国梁总结道:“我们的教练组是世界上最好的教练,能够赢得球队的信任,同样我更相信我们的运动员,他们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运动员,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,在这样的世界大赛当中我们更加会众志成城,在这样一个艰苦的局面当中打出更好的成绩。”

  30日下午2点半,女乒资格赛最后一轮比赛,中国选手木子出战,作为主管教练、也是“临危受命”的李隼担任场外指导。

  赛前训练有条不紊

  30日这一天有女双和混双的比赛,中国女乒的6位选手悉数出战。临近晚上6点,刘诗雯、丁宁等队员陆续出现在训练场,肖战为与冯亚兰配对的格罗斯担任翻译,男队教练刘国正也过来帮忙备战混双比赛。

  赛前拉伸、与陪练交流、观察同场的对手,1个小时的训练时间里,大家话语不多,但训练的强度和专注度不减。

  5月30日这天正是中国传统的端午节,训练间隙,赞助商的工作人员为大家送来了手包粽子。一个多小时的训练,大家都饿了,每逢佳节倍思亲,在异国他乡吃到粽子时,大家也露出了平日的笑容。

  30日的比赛中,丁宁/刘诗雯4:0速胜巴西搭档林贵/布鲁纳,朱雨玲/陈梦组合对手退赛自动晋级,冯亚兰/格罗斯4:3险胜朝鲜选手崔日/李湖北治癫痫病医院美光。

  临危受命,李隼十分低调,只是反复强调:“中国乒乓队还是依靠团队的力量,我们主要还是发挥出团队力量。”李隼是朱雨玲和木子的主管教练,对于是否因此打乱之前的战略部署,他表示:“一样的,本来也是这些工作。”

  在女队,现年54岁的李隼算得上独树一帜。论性格,他有着北京爷们的豪爽和随和;论成绩,他有着太多教练羡慕的资本,能在执教生涯连续培养出三位大满贯选手。在个人成绩上,李隼没有拿过世界冠军,不像陆元盛、施之皓、孔令辉等几任女乒主教练那么引人注目。即便如此,李隼在业内依然有着极高声望。对于自己的成绩,李隼总说是时代造就了他。

  从八一体工队退役后,李隼当过皮划艇教练、打过杂、看过场子,最后又转到乒乓球的老本行,在北京体工队当教练,1996年等到国家队教练岗位的召唤。自己既不是世界冠军,也没有在国家队打过一天球,李隼顶着外界的非议,“不管干什么,自信心很重要。不管别人怎么看,外界说什么,我不认为自己差,我觉得我比他们棒,我对乒乓球的理解和领悟比别人强。我是因为得了心肌炎才不打球。”

  从与王楠合作开始,不停地纠结,不停地斗争,再到开花结果,李隼带出他的第一位大满贯冠军。“别看王楠身体挺壮,其实条件一般。但她聪明,悟性很高,所以西安哪的治癫痫病好也最好带,因为她认准的事儿,一定要做。指导王楠必须独,胆大。”1998年的曼谷,王楠爆发了。至此以后,王楠形成自己的风格,迎来属于自己的时代,李隼也用成绩在国家队击碎了质疑,站稳脚跟。

  随后,李隼又迎接新挑战――张怡宁。“我跟张怡宁最艰难的是2003年到2004年。那段时间,她把所有该犯的错误都犯了,所有的能量该积攒的都积攒了,所有能用的办法都用尽了,但2003年世乒赛她还是输了,她到了一个低谷。很多人后来问我,‘心理大师,你当时用的什么招?’那时就是陪她熬着,天天能保证训练就足够。”

  原来,强大的“大魔王”,也曾有一段不堪回首的灰暗期。李隼就这么陪着张怡宁熬过她职业生涯最艰难的时光,直到这个倔强的北京姑娘拿到雅典女单冠军,在北京奥运卫冕后选择退役。李隼说:“作为教练,如果你觉得她不行,那她就彻底崩溃了。我能做的就是一直相信她,然后陪着她天天训练,寻找一个突破点。只要这段时间能熬过去,后面就没有阻碍。”

  在李隼眼里,自己带的队员,也像自己的孩子。每堂高强度训练课结束后,李隼经常客串起 “按摩师”角色,帮她们做拉伸放松练习。张怡宁曾经多次向媒体说:“我对李隼的感激,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在我成长的过程中,他充当过所有我需要的角色。他既是教练, 又像西安癫痫病医院父亲和朋友。”

  相识于微时的李隼与张怡宁

  李隼一直认为,张怡宁是真正的明星,而不只是乒乓球界的明星。“她确实是个高人,我反正不太能理解。直到现在,张怡宁有点儿什么事就会来找我,经常给我微信,比如她手不小心被门夹、打羽毛球摔一跟头这些她都跟我汇报。”

  如果说带王楠和张怡宁还处在摸索阶段,到带张怡宁的后期,李隼达到了一种境界,“你来什么问题,我解决什么问题。”再遇到李晓霞,一切都已在李隼的掌控,有条不紊。

  在带教过程中,李隼有个观点:师徒是互相学习、互相进步的过程。“比如我跟王楠,我从她身上学习到的,可能比她从我这儿学习的要多;从张怡宁这里学习到的,跟她从我这里学到的差不多;李晓霞,可能是我给她的多一些。虽然比例可能不同,但总体上还是相互学习。她在她的领域里可能悟性比较高,我在我的领域里更加专业,很多东西都是无意中会慢慢变成自己的经验。

  因为不是世界冠军出身,李隼虽功勋累累却无法竞聘女队主教练。如果不是这次突发情况,李隼或许没有机会走到台前。有网友评论:“主教练应聘标准太极端了,学院派教练拿世界冠军挺难的,但弟子们厉害 !”“李隼实至名归,他本身就是‘隐形女队主教练’吧。”